杨建宇回应了一声,下体微微摇动着,粗大的阳具尽头正连接着一个小巧的 红唇。眼前这个女生约十六、七岁,束一头瀑布般的长发,眼晴水汪汪的,甚是 可爱 「嗯,这妞儿倒也不错,口技也算一般,看来你调教了不少时间吧? 站在身旁的郭志豪陪笑道:「已调教得蛮听话了,口技训练了很久,不过还 是完璧的,等待宇哥你来开苞。 杨建宇微微一笑,点起一支香烟,吹了一口气,缓缓的说:「王同学,你说说,你有什麽特别之处?」 王依婷面上一红,登时娇羞无限,她放开了嘴,口吃地说:「我……我的乳 房……很大、很挺,而且……我的乳头、阴……唇还是粉红色……的,我还是处 女。」说得结结巴巴,敢情是郭志豪教他的。 杨建宇点了点头,冷冷的说:「那还不够资格要我替你开苞啊!好吧,你在五分钟内替我口交,令我射精,那便替你开苞,否则把你剥过清光,吊在学校正 门,让人人都看到你的大乳房。」 王依婷吃了一惊,立刻再含着杨建宇那硕大的龟头,那龟头比一般的十七、 八岁男生都大,成菇形状的,王依婷的小嘴跟本很勉强才套上,挤得嘴角也拉长 了,鼻孔朝天。她勉力把阴茎吸着,但那细小的喉部怎能完全吞没那七寸长的巨 棒?只好一吞一吐的吸啜着。 杨建宇看到王依婷努力的样子,像是很满意,对郭志豪说:「这性奴倒也乖 巧听话,对了,那件事进行成怎样?」 郭志豪细声说:「宇哥,很困难,那人简直无隙可寻,她生於富豪之家,又 没有什麽需求弱点,除了强来,实在没有什麽方法令她就范。 杨建宇皱了皱眉,说:「这件事急不来,你再去想方法,无论要花多少钱, 也要把她弄到手,否则,我来这所学校读书就没有趣味了。」 郭志豪吃吃的笑:「宇哥,她虽然是绝色美女,但眼前这个美肉也不要浪费 啊! 杨建宇面上露着一丝淫笑,说:「对,对,这个也是难得的美女。来,来 我们一起享用!贱人,好了,你吸弄了这麽久也吸不出来,给我滚开。」说罢杨 建宇一脚把王依婷踢开几步,依婷跌在地上,惊恐不已。 杨建宇叫了一声:「阿豪,把她的衣服脱光,挂在学校大门,让明早回校的 同学们都看到我们未来乐坛天後的裸体。」 依婷大哭着说:「请不要,请不要,我会再努力,请多给我一次机会。」依 婷又爬到杨建宇的胯下,想再替杨建宇口交,杨建宇却站起来,一脚踏在她的肩膊上,声音冰冷得像岩石一样,说:「贱女人,现在给我脱光上衣。 依婷红霞满面,颤抖着把衣钮都脱下,接着将一身细皮白肉展现在二人的眼前,依婷皮肤极白,而且略带透红,胸罩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正暴露着完美的躯 体。 杨建宇笑说:「好,好,不愧为校花,站起来。」 依婷站了起来,全身微微发抖,杨建宇一手把依婷的胸罩拉高,一对雪白的 乳房呈现了出来,白玉般的乳房再加上浅粉红色的乳晕及乳头,深浅相间,正表示了处女的美态。依婷的脸红到耳根里去,索性转过头,不敢直视。 杨建宇的手捉着依婷的玉乳,细细的揉弄,依婷第一次被男人触摸乳房,实 在又羞又怕,但杨建宇的手指彷如艺术家奏乐一样,微微的触动了依婷的身体及 心灵,在害羞中竟然带着阵阵的舒适。 接着,杨建宇的手指游到了依婷的乳尖上,粉红色的乳尖在温柔的动作推动 下,令依婷全身微微一震,轻轻娇叫了一声。杨建宇握着一对美乳,来回地搓动 着,依婷想不到在这种羞耻的环境中竟然得到前所未有的享受。正当依婷逐渐陶醉於杨建宇的爱抚下时,忽然乳头一阵剧痛,不禁惨叫了一 声,原来杨建宇把依婷的娇嫩乳头大力扭了一下,再打了她几记耳光。依婷跌在 地上,大惑不解。 杨建宇一脚踏在依婷的左乳上,大力地磨擦着,粗糙的鞋底把依婷的细皮白 肉磨得好痛,杨建宇狞笑着:「贱女人,你这麽淫贱,弄你几下就淫叫了起来, 现在是你服侍我,不是我服侍你。起来,舔下面的鞋底!」 依婷感到万分羞耻及屈辱,只好跪在地上,吐出舌头舔着杨建宇的鞋底的脏 杨建宇笑着说:「好,不错,不错,你这性奴真的很听话。」依婷听到「性 奴」这个称呼,一种羞耻的感觉涌了上来,但口中却不停地舔着杨建宇的鞋底。 杨建宇说:「够了,够了,把我的鞋子都脱下来,替我啜脚趾。」依婷感到 自己的尊严正一丝一丝的失去,但为了理想,她也豁出去了。她脱下了杨建宇的 鞋,正想脱袜子时,杨建宇喝住了说:「用你的口,用你的牙齿拉扯出来。」 依婷再低下头来,一阵极难闻的脚臭味传过来,中人欲呕,呆了一会。郭志 豪一脚在她的裸背踏了一下,喝道:「快做,快做!」 依婷轻轻咬着袜头,忍着臭气,用牙齿拉扯出来,随着袜的弯位,依婷的头 不断摆动,咬牙切齿的神态,再加上两个乳房不停的摇动,逗得杨建宇大乐。 杨建宇笑说:「阿豪,你也来玩一玩。」郭志豪等了很久,立刻一对手从後?? 面穿过来,抓着依婷的双乳,力度之大,令依婷感到剧痛。 这时杨建宇的脚踏在地上,依婷爬在地上,把身子弯到极低,才能舔啜着杨 建宇的脚趾。 杨建宇说:「好味道吗?给我弄点声音出来。」依婷只好故意啜得很大声,! 一阵阵吸啜的声音增加了自己心中的羞耻感。这时,依婷的屁股高高的举起,才 能配合这个姿势。 杨建宇摸一摸依婷光滑白皙的玉背,手指渐渐到达了屁股,拉下了裙子的拉 炼扣。郭志豪配合着,把裙子一脱而下,依婷的下身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。 依婷脚部一凉,立刻感到这两个变态男人已要进袭自己最重要的部位,但路 是自己选择的,又有什麽办法? 依婷把杨建宇脚趾上的污秽物都舔乾净了,一向爱洁的她简直想呕吐,杨建 宇的脚大力向上一伸,把半双脚掌硬生生塞入了依婷的嘴中,依婷的头被插得向 上,变成四脚朝天。 杨建宇踏上一步,将脚在她的口中乱插,依婷的嘴角已拉到极限,几乎裂开 了。杨建宇哈哈大笑,脚又移到她的乳房上,脚趾夹住她的乳头,脚一升起,乳 头也被拉得好长。 依婷哀求道:「好痛,好痛,请不要……鸣鸣……」杨建宇笑了几声,脚趾?? 变为把乳头压实,把整个乳头乳房都压得凹了下去,另一种痛楚又出现,这次依 婷只好忍着,不敢再出声。 杨建宇说:「王同学,请你坐到书桌上,然後张开两腿。」他突然一脸彬彬 有礼的样子,这令依婷更尴尬。 依婷坐在桌上,张开大腿,白色的内裤渐渐隐约看到了少许黑色,依婷面上羞得通红 杨建宇双手捉住她的脚,大力再分开,依婷的腿被分至最大,内裤向内缩, 连阴毛也走了几条出来。 杨建宇轻轻拈着她的阴毛,微微用力一拔,杨郭二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郭志 豪笑说:「宇哥,我已忍受不了,不如直接来吧!」 杨建宇说:「你总是那麽性急,品尝美肉要慢慢的来啊!」他隔住内裤在依 婷的阴唇中间按了一下,内裤立刻凹陷了下去。依婷娇叫了一声,又感到十分羞 耻。杨建宇再把内裤拉紧,中间的布变成条状,依婷的阴唇就在布条两边走了出 来。依婷感到更加耻辱,因为女性最重要的下体也被男人见到了。 杨建宇说:「颜色红润有光泽,果然是处女的阴唇。」杨建宇的手指夹住了 依婷的左阴唇,轻轻捽了几下,细意品评着,依婷感到自己像一件货物似的被玩 弄着。 杨建宇说:「嗯,王同学,你的身体很令人满意,好吧,究竟你想不想我替 你破处? 依婷大感尴尬,难以启齿,望一望郭志豪,细声说:「想,我……想。」杨 [建宇说:「想什麽?」依婷只好说:「想……你替我……破处。 杨建宇说:「好吧,现在把内裤脱下,对着镜头自慰,不停说着这句话。 这边,郭志豪拿出了摄录机。 「怎麽……还要拍……下?」郭志豪已开动了摄录机,依婷感到大羞,立刻 用手掩住胸部及下体。 郭志豪说:「事到如今,你再抗拒也没有用的,不如听话,日後自有你的好 处。」依婷低下头来,想到已付出了这麽多,现在才放弃实在太不值了,而且又 怎能放弃? 依婷缓缓放开了手,任由下体及乳房摄入镜头。杨建宇说:「好了,张开你 的大腿,立刻自慰,我可没有太多时间等你。」 依婷张开大腿,带点凌乱的阴毛衬托着肥厚嫩红的阴唇展露出来,依婷的手 有点颤抖,先轻轻地搓摸着自己的乳房。曾有多次自慰经验的依婷这时却十分害 羞,只敢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。 过了一会儿,杨建宇大声打了一个呵欠,依婷吃了一惊,只好开始轻轻搓着 自己的乳头。她的乳头大小十分适中,而且还有可爱的粉红色,十分诱人,不用 五分钟,依婷的乳头已硬起来,身体渐渐发热,娇声呻吟。 郭志豪一手拿着摄录机,一手已忍不住抓着自己的下体,杨建宇反而能忍耐住,笑嘻嘻的看着。这时依婷身体开始发热,阴唇也微微张开,杨建宇柔声说 「把手指放入洞中,轻轻的揉吧!」 依婷平时自慰时也不太敢插入自己的下体,现在听了杨建宇的说话,半推半 就地就把手指插入自己的肉洞,令她的阴唇张开更大了,二人清楚见到她下体的 神秘之处。 「呵呵……呀呀……唔唔……」依婷逐渐进入忘我的境界中,左手在肉洞中 进出着,而右手则用力搓动着乳房。这时,郭志豪已脱下了裤,一道奶白色的精 液激射而出,射到依婷的脚前;同时,依婷全身炽热,双颊满是红晕,看来 离高潮已不远。 依婷突然身体一阵麻痹,樱唇微微张开,身体发热,下身一阵奇异的感觉传 遍全身,阴洞中流出了汨汨的淫水,口中娇吟了数声。 杨建宇笑说:「果然是极品淫女,好,成全你吧!」他执着依婷的大腿 分而开,两片阴唇大大地张开了,已十分湿润的淫洞像是叫着:「插向我吧!」 杨建宇说:「还不说你要说的话!」依婷合上眼,吸了一口气,这时她已不; 能选择地说:「请你替我……破处吧! 杨建宇巨大无比、呈深红菇状的龟头抵住了依婷的阴唇中间,微微陷入了阴 道口。依婷又是兴奋,又是羞耻,又是紧张,杨建宇双手同时捏着依婷的乳房, 猛然一喝,下体一动,巨棒立刻直入 肉棒冲破了重重障碍,同时插穿了依婷保存了十六年的处女膜,接着抽插了 几下。依婷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,大叫:「好痛,好痛!太大了,请你不要太大 力。」 杨建宇说:「叫我主人。」 「主人,主人,求你不要太用力,你的东西……太大了。」 杨建宇不理会,整个身体压在依婷身上,阳具一下一下在依婷的阴道中抽插 着,杨建宇喝道:「不愧为处女、校花,好紧,夹得我好舒服,哈哈!」 他自有一套做爱的方法,抽插深浅有道,这时一下直顶入依婷的子宫深处, 一下又放松了一点。渐渐依婷的痛楚减少而快感增多,下体的撕裂感及心中的羞 耻已渐渐退却,身体随着杨建宇的节奏而摇动。 杨建宇看到依婷已逐渐投入,笑说:「你这性奴倒也听话,好吧,今天就让 你快活一下。」接着,一阵如狂风一样的快速抽插,令依婷全身的骨骼像散了一 样,但下体的快乐感觉却传遍全身,她身如无骨,任由杨建宇摆布。 ` 「呀呀,主人,请……大力一点,插入一点!」 初试云雨的依婷,又怎敌得过杨建宇的高超性技巧,就在这一抽一插之间, 依婷已逐渐到达了性高潮。杨建宇也很喜爱这个性奴,使出了浑身解数,二人就! 达到了性爱的极乐。 杨建宇嗯了一声,浊白色的精液已完全射入了依婷的子宫深处。依婷浑身脱 力,全身通红,躺在地上,阴唇张开,处女血及精液正从阴洞中缓缓流出。 第二章 依婷的乳房布满一个个红色的手指印,全身骨骼像断了一样无力,下体仍然 火辣辣的痛着,而且阴唇已不能合上。回想刚才的事,既伤心处女身被破,但在 性交之时又感到丝丝的快感,但同时又为感到快感而羞愧。 突然,杨建宇把脚趾慢慢塞入依婷的阴道,笑道:「贱奴,爽够了没有?还, 要不要?」依婷面一红,下体又感到剧痛,因为阴道口及阴道壁已被杨建宇的巨 大阳物磨损不堪。 依婷口吃着说:「不……用了,你……你……的东西太大了,我好痛 杨建宇的腿在依婷的肚皮上大力一踏,依婷痛得五脏六胕都像翻转了,杨建 宇说:「你叫我什麽?」 依婷说:「主人,主人,对不起。 杨建宇说:「贱奴,那你要怎样的惩罚? 杨建宇的脚趾按一按依婷的下体,依婷会意,只好羞耻地说:「请主人再次% w 插入贱……奴的下体。 杨建宇打了她一记耳光,怒道:「主人的插入是一种惩罚吗,那是一种奖励。」 依婷不敢再答,只好跪在地上,低下头。 杨建宇拿出一把间尺,在依婷的左乳头用力打了一下,依婷本来已又硬又红乳头更红了,依婷不敢叫痛。杨建宇微微点头赞许,又在右乳头打了一下,这 次更用力,依婷咬着牙,不敢出声,因为她渐渐明白,自己只要听话才可少受一 点痛苦 杨建宇哈哈一笑,转身对郭志豪说:「这个性奴真的很可爱,很好,不用太 多调教就这样听话。」 郭志豪陪笑道:「这些女人天生就是宇哥的玩物,一见宇哥就很柔顺了。」 杨建宇很满意地笑着,说:「站起来,举起双手。」依婷依言站起举手 房向上挺,已变成深红色的乳头乳晕中间清晰见到一条红色的间尺痕迹。杨建宇 双手捏着她的一对乳头,说:「现在我会拉扯,你忍不住便叫出来,忍得愈久奖 励愈多。 杨建宇慢慢用力拉扯,依婷的乳头开始拉长,依婷已痛得面色发青,郭志豪! 在旁边嘻嘻地笑。依婷感到乳头快像离体而去,当杨建宇把她的乳头拉至一根手 指的长度时,她在实在忍受不住了,惨叫:「主人,主人,不要再拉了,呜呜 求求主人。 杨建宇放手,但依婷被拉长的乳头一时间无法复原,变成一条「乳棍」垂了 下来。依婷看到自己丑恶的情况,不禁哭了出来 杨建宇用手指捏着乳棍在玩弄着,又扭一扭依婷的面颊,笑说:「哭什麽 这样长长的一条不是更好玩吗。」依婷不知很快就会回复原状,仍然大哭不止 杨建宇说:「好了,再来一次,你爬在地上,抬高屁股。」 依婷哭着说:「是,主人。」爬在地上,屁股高高举起,杨建宇用手分开依 ?婷的两边屁股,一下插入已伤痛不堪的肉洞中。 杨建宇不停摇着腰部,他的巨大阳具好似包含着旋律一样有节奏地一下一下 M的插着,这时依婷的被挑起的羞耻及性欲一起袭来。她在想:「我是不愿意的,我不是自愿被他们玩弄的,但为何?为何我感到有丝丝的快感。」 依婷再也忍受不了,她不能再掩饰自己身体带来的老实反应,随着抽插的动 作,幼小而充满曲线的腰肢也前後地摆动着。 「呵呵,丫丫,好热,好辛苦,主人,请快一点,深入一点。」 「哈哈,贱奴,你爽不爽?」 「爽,爽死了,主人,我好快活。」 依婷的小嘴半张半阖,吹出诱人的香气,整个人充满了性感及淫靡感。在旁 的郭志豪也不禁看得呆了,想不到世间有如此美肉,也对杨建宇的性技巧钦佩不0 杨建宇天生能力高强,这次足足干了四十五分钟仍无衰败之象,反之郭志豪 自渎也射了三次。依婷已达忘我之境,脑袋一片空白,全身无力,已不能支撑在! 地上,只好上半身伏在桌上,口一开一合的吸着气,但淫叫声却丝毫未弱。 杨建宇连连赞叹:「贱奴,你真是一个天生的性奴好材料,破瓜不久便生了 这麽多反应,你的阴道把你主人的大东西啜得好实啊,呵呵。」原来依婷的阴道 |有一股惊人的吸啜力,像八爪鱼的嘴般蠕动,缓缓紧紧地吸着杨建宇的阳 杨建宇也不敢怠慢,立刻进行快速的活塞动作,立时把依婷弄得死去活来。 依婷也顾不得羞耻,也许她也已承认了自己是天生性奴的说话 再过半小时,超人的杨建宇也不得不射,当下他把阳具抽出来,对准依婷的 俏脸;一股又浓又浊的奶白色精液直射依婷小巧可爱的粉脸上,大大的眼晴被遮 得模糊;高高的鼻子也被塞满了,嘴角及嘴唇也沾满了主人的子孙。 精液从下巴嘴角流到地上,杨建宇说:「贱奴,不要浪费,都替我舔得一干 二净,吞进肚中。」依婷毫不反抗,立刻把嘴脸紧贴地上,伸出舌头,把地上的 精液舔干 杨建宇朝依婷的屁股轻轻一踢,笑道:「不错,不错,很容易调教,好材料。 依婷的羞耻感愈来愈强烈,她已感到自己的自尊已完全被剥夺,来到这里前 後不过三小时,但自己的身心已有了很大的变化。 杨建宇笑说:「贱奴,到女洗手间去,把自己弄得整洁一点,穿上校服,不 许穿胸罩内裤,然後再回来。」依婷点头,立刻拿着衣服到了洗手间 依婷在更衣室中拿着花洒不断用水冲洗着自己,但水力冲在乳头及阴道的痛 楚是那麽鲜明,叫她紧记着自己已不是以前冰清玉洁的处女依婷。依婷哭着,泪 水混和着清水一起流到地上,但心灵及身体都已不能洗涤了。 突然,她全身一震,原来一记水柱射到了阴道中,她不禁有了一点痉挛的感 觉。天啊,为什麽自己的身子变得如此敏感?难道……难道自己真的是天生的性 奴? 她的手指已不能受控地走到下体摸了一把,她全身一震,沾到了少许黏液 她简直呆住了,不禁相信这是事实。 「淫水,这是淫水。」一把男声从旁边传出来。她吃了一惊,立刻望去,原 来是淫笑着的郭志豪。依婷本能下把胸部及下体掩起来,郭志豪笑说:「还害羞 什麽,刚才什麽没见过,连你的小阴唇及阴蒂都翻出来看过了,拍下来了。 依婷咬一咬牙,恨不得杀了他,就是他把自己的贞节都毁去。郭志豪突然打 了她一记耳光,怒道:「凶什麽?你服侍完你的主人还得服侍我,知不知道?而 且你别忘了你还有求於我。 依婷猛然记起,立刻不敢抗拒,郭志豪拿开依婷的手,在她乳房摸了一把。 说:「快把校服穿好,再跟我去见你的主人。」 依婷找不到毛巾把身体抹干,只好全身湿透地把白色的校服穿上,校服紧紧 贴在肌肤上,把她的乳房、乳头及阴毛都透视出来,比起全裸,另有一份妖媚的凌辱感 郭志豪已忍不住把依婷搂在怀里,轻轻地抚摸着她湿透的背部衣服,高高勃起的下体不禁隔着衣服顶着她的下体。他疯狂地吻下去,手亦不规矩地抓着她的. 乳房。 「他妈的!」吻了一会,郭志豪猛然醒起,喝道:「随我去见你的主人! 他喃喃自语:「每次都是他先玩,哼哼!」他看来有点愤怒,恨恨地扭了依 婷的屁股一下。 「宇哥,她来了!」 杨建宇抽着香烟,悠闲地跷着两腿,但下体那支巨棒仍然挺立着。他打量了 X依婷几下,笑说:「穿回校服的你,真的别有一番风致,来来,王同学,我们的 好校花,这来这里。」杨振宇拍拍身体的椅子。